Saturday, February 25, 2006

《Ten Most Wanted》- 八個嘩

  「嘩!」-這是我看到封面的第一個反應。

  「嘩」字可以代表很多感覺,例如驚訝、驚嚇、驚喜、驚惶…等,總之都是些意想不到但又發生了的事。從來沒想過容祖兒的大碟封面會如此多花臣,一直以來都只有兩個可能性:要不是清清純純一張,就是抹濃艷妝一番。雖然頭髮有點像邪惡版的麥當奴叔叔,但也感受到點點的新意。

  「嘩嘩嘩嘩嘩嘩嘩嘩!」-這八個嘩是我聽完整張碟後的反應。

  從來沒有想過容祖兒可以有這種可能性。對於這類歌手,我們不會抱有甚麼期望,但就是沒有期望,才有這種驚喜。開首的《金銀島》十分醒神,乍看歌名還以為又是那些阿拉伯味道的歌,誰不知竟然是首跳脫的快歌。完全摒棄了以往那種K得可以的唱腔,儘管曲式有點像《What's Up》都好,演繹方式就已經是大躍進了,特別喜歡她的投入程度,比起以往得過且過的唱K態度可謂天淵之別,末段的唸咒也頗有心思。《堂堂男人》的Jazz也是容祖兒少唱的類型,副歌末的急口令十分難應付,但歌者似乎唱得十分從容。林夕的歌詞意思上不錯,指出男人追求時表現得很好很體貼,但一到手就完形畢露,只略嫌林夕的詞比較粗鄙。

  這次破天荒找來范曉萱參與兩首歌的創作,《跟珍芳達做健身操》充滿懷舊電子的味道(又有點aerobic的感覺),歌名很特別,原來是以健身操來充實自己,免得有空餘時間來想起「那個他」。容祖兒這次的演繹很不錯,尤以副歌為佳,有點破格。另一首《舌尖開叉》更是精選中的精選,與《跟珍芳達做健身操》一樣的是以電音為主幹,但我認為這首歌更適合容祖兒。一直認為她演繹那種有點妖媚感覺的歌曲很有韻味,主流樂壇中暫時想不到誰比她可以駕馭得更好。

  容祖兒的大碟,當然少不了那些易上口的所謂K歌吧。特別喜歡《最後的茱麗葉》的激情,天災發生後,最掛念的會是誰?歌詞意思有點像梁詠琪的《氣流》,不過《最後的茱麗葉》就更加愛得深,但由於歌曲所限,容祖兒只能唱得激動,亦被迫用回以往的演繹方法。一直只聞樓梯響的《流淚眼望流淚眼》終於出場,歌詞有點失色,重踏以往怨婦味的自怨自艾,幸好她的演繹得比較輕,沒有以往的放聲大嗌,特別喜歡第一句「流淚眼望流淚眼」,很引人入勝。《摩登時代》以差利的默劇經典為題,以比喻情侶的相對無言,頗特別,歌者也唱得頗平淡,畢竟也不是一朝一夕吧?編曲也有點戲劇感。

  還記得03年容祖兒奪得了女歌手金獎後的第一張專輯《Nin9 2 5ive》刻意營造出以往沒有的成熟女人味,結果好壞參半。到了05年再奪得了金獎,又造了一張以往沒有的多變大碟,口碑彷彿不錯。她會繼續作這種嘗試嗎?還是像鄭希怡般出了一張就打回原形嗎?

  《Ten Most Wanted》,改得不錯。

0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